范加尔忆克鲁伊夫:没想到一个乡下人会跟我玩政治权谋

范加尔忆克鲁伊夫:没想到一个乡下人会跟我玩政治权谋

范加尔忆克鲁伊夫:没想到一个乡下人会跟我玩政治权谋

虎扑10月14日讯 近日,路易斯-范加尔—曾执教过巴萨、阿贾克斯、拜仁、曼联等一众球队的名帅,接受了阿姆斯特丹TV3的节目“Quan s’apaguen els llums”的访谈。

节目里,范加尔回顾了他的整个生涯和私人生活。重点回忆了他在巴萨的时光、他的签约、他与球队主席何塞普-路易斯-努涅斯情同父子的关系、他与里瓦尔多的不和、尤其是他与克鲁伊夫之间的尘封往事。

克鲁伊夫

“在先锋报和其他媒体的报纸上,随处可见他批评我的文章。我以教练身份进入他的圈子。米歇尔斯告诉过我去巴萨时要提防克鲁伊夫,但我没想过一个乡下人会跟我玩政治权谋。”

“我不知道‘El Elefant Blau’(一个反对努涅斯的集团)的存在,他们和拉波尔塔一起倒努涅斯。我认为克鲁伊夫加入了‘El Elefant Blau’以报复努涅斯。”

“我到达巴萨执教的当天,在‘胡安-卡洛斯一世’酒店陪同我妻子的那个女孩说:‘我认为克鲁伊夫对范加尔并不友好’。然后我们就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些说我或巴萨不好的言辞。”

“第一个赛季很艰难,因为不止要面对克鲁伊夫的批评和提防Elefant Blau的蠢蠢欲动,还要将我的足球哲学灌输到球队中以取代原有的克鲁伊夫的那一套。赛季结束后我们赢下了所有,但是观众们依然不为所动,因为不满意我们踢球的风格。”

里瓦尔多

“和里瓦尔多共事很难,他踢左路,进了很多球、也踢得很好,队友们也适应了这一点。但是前一天队友们才投票选他为世界最佳,第二天他就找到我说他对他的队友有意见。我本以为他会感谢他的队友们,但是他说的是他不会再踢‘11’号位置了。”

“我告诉他我没心思跟他玩儿,我要动真格的了(将里瓦尔多下放替补席)。你的队友帮你成为世界最佳,你却对队友们为你、为俱乐部所做的一切努力视而不见?”

“我向队员们解释了为什么(将其移出主力阵容),但是他们很难接受,因为里瓦尔多进了太多的球了。因为里瓦尔多没出场,我们很快输掉了两场比赛。然后球员们跑来跟我说里瓦尔多必须出场,但裂缝已产生,一切为时已晚。”

“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丢掉了第三个赛季的联赛冠军、欧冠半决赛也在瓦伦西亚败北。更衣室里是肯定有不止一派的想法,其中也包括跟我有分歧的。

穆里尼奥

“和博比(罗布森)谈事情,直接又愉快,他也没有架子。但我跟穆里尼奥交流总是很恼火,大吼大叫,没一次顺心的。但是我喜欢他的诚实,那也是我告诉他我可以像罗布森对我那样对他的原因,他干得很好。”

冠军杯

“在巴萨的欧冠之旅真的很让人懊恼,一言难尽。在第三个年头我们打到了半决赛然后输给了瓦伦西亚,他们后撤防守并伺机反击。这种打法无可厚非,但是我采用了最具风险的应对方法。”

“我们在进攻端投入大量兵力而使得后防空虚,然后洛佩兹趁虚而入。那时候我应该根据瓦伦西亚的风格调整打法,但事实上我却反其道而行。”

笔记本

“现在很多教练都有笔记本,但原创是我,那是个创新。我总是虚怀若谷地听取别人的意见、崇尚科学,我总是推陈出新来帮助球队提高。所以我不认为我是在自吹自擂,(说我自吹自擂)那是媒体的事情。我犯过错误,但没人能说我不够努力。”

普约尔

“对于一支球队来说,拥有传承俱乐部文化精神的球员一直以来都至关重要。没的说,梅西举足轻重,但是哈维、伊涅斯塔、巴尔德斯和普约尔也一样。普约尔是完美的队长。我给了有些球员在巴萨成名的机会,但是他们不认我也没事,我没想那么多。”

(编辑:流浪剑客拿把大刀 )